景界第二十九期(2019.5)News

老工业基地转型进程中的文旅思维——以大庆为例

文/林汉霏、阮青

前言:

老工业基地转型,是新时代众多城市面临的重要课题。对于老牌工业城市大庆来说,争当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的排头兵,就是大庆城市发展的核心目标。

不同于大同的全城“旅游化”大拆大建、鄂尔多斯持续多年的文旅大项目大投入、日本夕张的去工业化、美国休斯敦凭借区位交通优势的高新产业升级,大庆的转型面临着不一样的条件、更多的期待,文化旅游可以在其间如何赋能呢?

 

一、老工业基地振兴:新时代的任务与机遇

 

东北老工业基地从曾经新中国工业的摇篮,国家现代化建设的主力军,逐渐由于因改革开放而凸显的体制性与结构性矛盾,而被东部沿海地区拉开差距。自党的“十六大”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作为战略任务提出,到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明确表明新时代东北振兴是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不断在探索其转型之路。随着新时代供给侧改革、全域旅游、文旅融合等机遇的来临,以文旅振兴老工业基地,带动城市转型发展、产业转型升级成为了一条新的突围路径。

大庆作为“共和国长子”,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经济实力在东北三省非省会城市中,处于第一梯队,是黑龙江经济发展的“副发动机”和“第二引擎”。然而,作为典型的石油依赖型城市,经过60年开发建设,大庆已经进入原油产量战略调减期,转型发展任务尤为紧迫。2015年,大庆因原油“量价齐降”,GDP首次负增长,面对经济发展新态势,大庆唯有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谋求区域经济的新动能转化。因此,大庆提出了经济、城市、生态、体制、社会治理“五个转型”,争当全国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排头兵,建成世界著名的石油和化工城市、中国新兴的高端制造城市、中国绿色生态典范城市。其中,就将文旅产业作为现代服务业“千亿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实与拉动“非油产业”的崛起。

 

二、文化旅游在城市转型中的角色:“杠杆”

 

以文化旅游产业助推城市转型,必须明确旅游在城市发展进程中的历史使命、角色界定——1、文旅产业是大庆城市转型关键期的重要“增量”:作为“铁人精神”文化名城,文化旅游是大庆区域经济发展在工业时代向后工业时代转型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本底资源较好的产业,并且,对于长期以工业为主导产业的城市,以往并不突出的文旅型服务业,也可以谋取“从零到一”的产业增长和可观的辐射带动效应。2、文旅需要明确“配角”地位:大庆文化旅游的发展,主要是服务于城市转型发展,而不是为了旅游发展旅游、为了文化而发展文化。3、文旅需要界定自身发展的“范式”:正因为文旅处于城市发展的配角地位,文化的发展就不能以建设了多少文化馆、博物馆为目标,旅游的发展就不能以建设了多少景区、投资了多少亿的度假区为目标,而是要以文化旅游最大化赋能城市经济、相关产业甚至不相关产业的的发展为目标,以文化旅游撬动城市更新、产业发展、乡村振兴,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杠杆”,这才是文化旅游在城市转型中的合理“范式”。

因此,大庆文化旅游发展的使命,应是以全域旅游理念做好“杠杆产业”角色,通过城市“+文旅”、产业“+文旅”、乡村“+文旅”、生态“+文旅”,充分发挥旅游对大庆“五个转型”的赋能作用。对于大庆,产业“+文旅”又是重中之重,以“产业旅游化”的方式,驱动新兴产业以更有魅力、更具活力、更吸引眼球的方式,更快更好地壮大。

 

三、文旅思维对产业的缝合与激发:大庆的“三金产业”探索

 

(一)“黑金”:石油科创产业

作为中国第一大油田,世界第十大油田,石油产业是大庆最深刻的城市标签,石油文化、铁人精神是大庆享誉全国的城市印象。因此,石油产业的转型升级,一定是产业“+ 文旅”的重中之重。然而,目前大庆对石油旅游、石油文化的开发与运用仍处于场馆观光、政治文宣阶段,既无法满足游客新需求、发挥旅游产业带动作用,也难以为大庆精神赋予新时代的新价值,焕发新时代大庆面向全国、全世界的文化向心力;而单纯的工业旅游形式,更无法实现文化、旅游、产业的深度融合,无法实现文旅对产业、城市发展的充分拉动。因此,需要以旅游的思维重新激活文化,以文旅的魅力创新激发石油产业的新动能,助力石油产业向“油头化尾”、新材料新能源基础研究等方向转型升级。

具体落实上:“ 第一层阶梯”, 是多样化的石油主题文旅项目开发:围绕“铁人精神”、“大庆精神”发展红色旅游活动;通过塑造“油包”IP 形象,围绕一滴油的故事开发石油探索主题项目与一系列文创商品;结合新能源、新材料引进科创艺术业态并融入公共艺术,营造“主客共享”的文化空间。“第二层阶梯”,是用文旅的理念“提亮”产业的内容:例如基于大庆石油基础研究主题, 开展科普研学教育和会议会展;植入文化创意元素,把石油工业遗迹、油化与新兴产业园区转化为宜游宜业的景观园区。“第三层阶梯”,则是以文化向心力、文宣“ 注意力”、旅游休闲魅力、美好生活吸引力,更好地获得石油产业升级所需的政策支持、投资信心、人才入驻。最终通过文化赋能,推动旅游与石油产业的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地域辨识度的“ 黑金硅谷”。


(二)“黄金”:健康农业与康养产业

大庆不只有石油,更加是“北国温泉之乡、百湖湿地之城”,也处于北纬45 度“黄金农业带”之上。自然与健康,其实是大庆“少为人知”的一大特色。然而,大庆的温泉产业缺乏规模与品质,大庆的生态缺乏产业价值的挖掘,大庆的农业也缺乏规模与特色。因此,大庆也需要以文化旅游的理念,激发大健康产业的动能。

具体落实上:首先做强温泉康养,充分把握“处处温泉”的优势,结合城镇建设, 发展医养温泉旅游地产,重点以“商文旅综合体”作为城市温泉康养项目的引擎,以充满东北文化韵味的主题村落作为乡村温泉康养产品的亮点,以温泉文化景观元素、中医药文化、俄罗斯风情等差异化的文化休闲氛围,作为各个温泉度假项目的主题包装,以此实现文旅融合对不同类型温泉康养项目的品质升级。然后做亮湖城氛围,让湿地、百湖等自然生态价值,在城市生活、旅游场景中放大呈现,例如打造“城市湖链公园”, 让大庆城区充满生态健康的韵味,以此凸显城市的“健康”属性。还要做特健康农业, 除了做好农业产品品质,更要以文创农产品、关东美食小镇等形式,用文化为农业产品、乡村旅游增值。


(三)“白金”:冰雪旅游产业

“ 最后一金”,才是相对纯粹的旅游产业。借助“三亿人上冰雪”契机,依托“百湖”、湿地、大平原在冬季“千里冰封”的独特环境,冬季旅游、冰雪产业,也是大庆可以有所作为的领域。然而,冬季的大庆,除了温泉,也没有发展冰雪旅游的优势,这时候就需要文化的强力赋能。

具体落实上:一是大力发展冬季节事活动,例如借鉴“阿拉善英雄会”,打造“冰雪英雄会”;二是用文创的方式为冬季景观增光添彩,例如把大庆的猛犸象与千里冰封场景相结合,打造一处“户外的博物馆”、“古生物的野生动物园”,例如用“幻彩夜灯” 的方式,打造炫酷的冰湖夜景;三是用文旅IP 理念策划一批“网红”新业态,例如引进芬兰的“ 冰屋酒店”,引进好莱坞的“ 冰河世纪、冰雪奇缘”主题授权等。

从大庆案例中可以看出,文旅思维助推老工业基地转型主要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明确文化旅游在这个进程中所担当的角色,一定不能一味鼓吹、抬高文化和旅游的地位,而是要找到最能发挥文旅价值的最佳角色。第二步则是贯彻全域旅游、文旅融合思维,以文化提升旅游的内涵与品质,以文旅激活全域社会经济的发展活力,提升全域社会经济的发展质量,最终实现文旅融合所撬动的美好生活升级、产业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