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界第二十九期(2019.5)News

文旅激活百年孤山

文/卜路

前言:百年孤山——曾经的长江绝岛,江上仙境


小孤山,山如其名,是一座位于安徽省宿松县城东南六十公里的长江中的独立山峰,其周围1里,海拔78米。 江河之中,孤峰耸立,以奇、险、独、孤而著称。“东看太师椅、南望一支笔、西观似悬钟、北眺啸天龙”为其最形象的描写。山上流传至今的历史古迹、民间传说亦为小孤山添上几分神秘的文化色彩。

由于这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早在1987年,安徽省人民政府便已确定小孤山为省级风景名胜区。然而随着百年来的水土变化,现在“孤岛”周边的水土现状因水域关系发生演变,山体四周水陆相连,整体景观视觉亦被陆地削弱,已无法再呈现出“水中仙境”神秘感。可谓“孤山不孤,仙山不仙”。

然而我们却发现,这看似已默默沉寂,平平无奇的小孤山,却仍然饱含着巨大文旅发展潜力。


一、孤绝之势的资源破局

为何聚焦小孤山?文化内涵引领宿松旅游从区域走向世界。

首先我们来谈一下为何要聚焦小孤山,宿松旅游的发展亦首先要选择小孤山?通过对于小孤山文脉历史的研究,我们发现了三大“天赋異稟”之处。

其一为仙山之景,小孤山直插江心,有“障百川于千里,纳群山于足下”之势;素有“海门第一关”,“长江天柱”,“江上蓬莱”之美称;被历代诗家学者吟赞为“长江绝岛、中流砥柱”。如能通过水土重塑进行自然复原,在天然景观上已独树一帜。

其二是其拥有世界唯一的江上妈祖,妈祖作为世界级的海神信仰,在全球沿海领域都有极大的文化影响力。而小孤山上则建有长江上唯一的一座妈祖庙——启秀寺,这也是全世界内陆江河流域上的唯一的妈祖,其所蕴含地当地人文情怀,文化传颂也具有极高的文旅演绎价值。

其三为这里的农禅文化,千年前禅宗马祖道一云游至小孤山,开山建庙,开创了“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农禅生活”。完成了佛教中国化的真正蜕变,在此正式开启中国禅宗的全新篇章,具有极大的文旅拓展价值。

以上,经过深入的文化挖掘,我们认为在宿松境内,唯有小孤山的“三大天赋”能让宿松现状中单纯的山水真正转化为可消费的文旅资源和产品。以文旅突围,使宿松成为全国乃至世界旅游大格局的棋眼。


二、取舍之间的价值重塑

 

从“妈祖开山,农禅传世”中找寻小孤山的核动力


我国著名的历史大家钱穆先生曾经谈到当看待历史时,我们应有两种意见,一种是站在历史舞台的背景上我们可称之为“历史意见”;另一种是站在现代的角度上,我们称之为“时代意见”。不同的角度可以催生截然不同的文化观点,那么我们也认为,在当代旅游发展的角度上来讲,在文旅时代下看待传统历史与文化,理应有崭新的“文旅意见”。

我们认为中国上下五千年,大部分区域的文旅发展也向来不缺历史文化内涵的名目,缺的而是在文旅意见下的合理“取舍”。

目举纲张,则价值沉默;纲举目张,则价值重生!那么在小孤山中其众多资源中何为纲何为目便成为小孤山文旅价值重生的重中之重。


结合时代文旅的发展的需要,我们发现了可以真正引领小孤山走向世界的“文旅核动力”——农禅合一:一个本不该被忽略的重大文化演进。考量的核心因子有如下三点:

(一)地域性:核心价值需具有地域标志性,易引起文化共鸣与身份认同。安庆文脉上本就有禅宗五祖之底蕴(中华禅宗第一山所在地——司空山),安庆的中国禅文化亦具备世界级文化影响的潜力。

(二)独特性: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从文化演进来看小孤山的“农禅合一”有其与众不同的文化独特性,农禅合一是西方佛教往中国化的重要转变点、是传统宗教往生活化的切入点、是宗教佛禅通往旅游化的核心体验点。其独特价值不言而喻。

(三)延展性:在旅游中,沉默在宗教中的禅为“石”,演绎于各种产品中的“生活禅”方为“金”。“石”诸如烧香祈愿等传统的宗教行为过程,它无法更好地扩张文化影响力也无法提升旅游消费的潜力。“金”是正如农禅理念一般的“生活禅”,把传统修行融入休闲生活方能全方位地提升区域的文化价值与消费潜力。因而,“农禅”当之无愧是小孤山步入世界级旅游大格局的关键阶梯,我们将定位小孤山于世界禅宗之林中“农禅演绎的核心节点”,再以此为纲统领爱情文化、妈祖文化、灵验信仰、孤绝景观等一干资源,打造世界级的禅文化休闲体验目的地。用文化为旅游增添内生力,再用旅游为文化赋予新的竞争力。在旅游中,沉默在宗教中的禅为“石”,可演绎于各种产品中的“生活禅”方为“金”。


三、“诗与远方”的文旅蓝图:“一脉三区,六步登云”的文旅融合创新表达

 

文旅融合的过程其实是搭建体验平台的过程,不少传统的文化习俗在当代语境下难以引起共鸣,可体验性较弱从而无法直接成为吸引物。在实际操作中可提炼其文化内涵导入新业态、借用新形式使其魅力重现。如抖音爆红的“摔碗酒”、故宫“朕的心意”系列等,均是对传统文化进行了现代演绎从而取得空前成功。

在文旅产品的策划万不可“站地太高”,文化最终是要脚踏实地,充分融合区块的地理条件,方能使其发芽生根。故在小孤山项目的文旅平台搭建上,我们充分结合了小孤山的地理条件,将“孤岛之势”从形转神,以“度”(即为梵语“波萝蜜”,意为从此岸到彼岸)为体验逻辑,打通“一脉六度”的文旅体验流程。通过文化的体验化表达,展现农禅合一下生活禅境哲学。

“一脉”以佛家六度奥义为景观轴的演绎核心串联起整个项目的感性逻辑,依托区域内的水系,农田,植被及地势不同,设布施-禅意稻香(播种希望,禅意田园)、持戒-水上森林(严守生态,洗涤心灵)、忍辱-水上道场(佛禅体验,修身养性)、精进-妈祖行宫(佛海无边,道海高远)、禅定-禅林水迷宫(不受其乱,柳暗花明)、般若-灵绝小孤山(彼岸孤山,终成大智)六法门,使景观化与体验化互融,增强旅游仪式感。

最终在理性规划上,小孤山将落实形成“禅山、禅寺、禅镇”三大品牌。从景观气质、产品体验、产业集聚为核心打造灵绝小孤山文化体验区、水月禅林文化生态休闲区和长江农禅文化度假区三大禅意片区。

禅山.灵绝小孤山将主要通过景区提升开创“江上观山、山上寻仙、仙山望江、孤山夜秀”的灵绝四品重塑祈福灵山.仙山圣境。禅镇.水月禅林则通过“水上行宫、火树银花、水上妈祖、水上禅径”等独特文化建筑及特色禅修体验活动打造世界首例水上禅宗修行院落。禅镇.长江农禅小镇将通过护国寺复建、禅意香街、农禅田园、帐篷客禅舍等打造中国首个农禅文化深度体验小镇。注重文化品牌与产品联动,将禅文化景观融入到山、林、镇,形成浓厚的禅境氛围,构建美景、美食、美购、美宿、美行系统,实现小孤山价值的全面重生。


结语:

小孤山以农禅文化资源为核心突围,重塑区域核心竞争力,用文化为旅游赋予更加丰富的内容,为旅游产品升级赋予内涵;同时用旅游带动区域文化的升华和增值,为文化传播提供再提,为文化产业化提供手段和渠道。